你还要我怎样

从今天起我就是希尔夫人啦!!
永远喜欢帕里斯wwwwww

头像是自家吱吱宝贝,这张是他的颜值巅峰吧(笑)

[FGO]无法安睡之时

《Fate/Grand Order》乙女向

男神x你

幼吉尔/罗宾汉/卫宫/梅林/吉尔伽美什(Caster)/天草四郎/弗拉德三世

文笔很烂,表述成谜,ooc爆炸,能接受得了就↓


幼吉尔

“路过Master的房间时,看到了从门缝漏出的灯光……原来如此,失眠吗。”

“说起来,Master日间的模样的确毫无干劲。果然和休息不充分有关系。”

“睡眠,对于恢复体力来说,可是很重要的修行呢。”

“有心事吗?无论是恋爱烦恼抑或学习压力,尽管对我倾诉就好。”

“……是这样呢,感觉轻松很多了?诶嘿嘿,真好啊,我很高兴能够帮上Master的忙。”

“那么,晚安啦。愿你一夜好梦。衷心期待明日元气十足的Master的模样。”


罗宾汉

“哈啊?睡不着、失眠了什么的……这种话对我这个弓兵说也没用啊。”

“我可没有能让少女安然入睡的故事储存。要把绘本小姑娘的宝物借过来吗……”

“不需要那么麻烦只要我坐在床边就可以?你啊,说不定是个难对付的Master呢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“要来聊聊天什么的吗?突然沉默下来我也很难适应啊。”

“什么!居然说我‘喋喋不休太罗嗦了’?你以为都是谁害的啊!孩子气的Master!”

“已经产生困意了?那我要回去咯……喂,别拽着披风不放手啊!”


卫宫

“姑且是为没精神的Master煮了热牛奶。”

“不必道谢,为令人担心的Master排忧解难是我作为Servant的职责。”

“……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?不,并非指牛奶的品尝感想。”

“完全没有吗……等下,觉得‘越来越精神’了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想去卫生间?啊啊,那去吧。”

“是我欠缺思考了,完全没想到对多数人起到安神、催动睡意作用的热牛奶,对于Master居然会起到精神亢奋的作用……”

“咳。听好了,Master。为了与白天的工作奋战,夜间睡眠休息是必不可少的。因此,即使不想睡,也请闭上双眼不要乱动,只要这样做的话……”

“嗯?已经知道了?在一旁罗嗦说教的话反而会更加想要一鼓作气地对着干?啊啊,那请休息吧,关灯和锁门的事项就交给我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
梅林

“哥哥我很寂寞噢。”

“好不容易太阳落下后一直被女孩子们纠缠的Master总算解放了但是却无法步入梦乡什么的……明明夜晚是属于我的时间呢。”

“!难道说——是因为那个吗!”

“果然是那个吧……Master真狡猾,都说了如果有关于恋情的话题一定要找我聊呀。”

“没有那方面的烦恼?只是普通的睡不着?真无趣呢Master。还不明白吗,到了这种时候,就算是胡编乱造也要满足我的好奇心!”

“——不要突然就打过来啊!是是,我错啦。但是你看,像这样偶尔胡闹一下的话,无法安睡的夜晚很容易就打发过去啦?”

“居然已经睡着了……真没办法,就由大哥哥来守护那无防备的睡颜吧。偶尔,也要让Master好好放松一下呢。”


吉尔伽美什(Caster)

“蠢货,连续多天都无法安睡这种事与本王说又有何用!”

“哼……倒是没有被魔术诅咒的痕迹。即是说,非人为了。”

“问我有没有可以帮助睡眠的宝具?有哦,可以强制使人沉浸在永远无法清醒的噩梦之宝具,本王的宝物库里可是收藏不少。”

“——噗、哈哈哈哈哈哈哈!蠢脸上浮现了不错的表情呢,没想到你居然会怕成这样,真是笑掉大牙了,本王的契约者居然如此胆小!”

“……也不需要怕成那样吧。虽说本王自然是做到言出必行。”

“问我为何突然躺上来?谢恩吧蠢货,只要睡在本王的玉体旁侧,邪恶之物 就不会蠢到胆敢侵犯王的威严。”


天草四郎

“就算您气鼓鼓地跑来质问我是否有在背后捣乱,我能给出的答案也只有否定这一项哦。”

“似乎没有博得Master的信任呢……糟糕了,虽然这几日行迹鬼祟,但是真的不是我在使坏、令您的梦境出现灾厄之兆。”

“哦呀,‘如果遇到坏事的话肯定与天草四郎有关’?这充满恶意中伤的说法究竟是哪里听来的呢。”

“不过我更在意的是,Master晚上都不能好好休息吧。……嗯嗯,这样就可以了,今晚可以放心大睡一觉了哦。”

“我会为您祈祷,向主祈求您的梦境不受侵扰。”

“……真的与我无关啦。还是在意的话,今夜陪伴在您身边也完全可以。”


弗拉德三世

“很不可思议吗,身为王上的余居然会哼唱摇篮曲。”

“这究竟是曾几何时的记忆。余也曾是名父亲啊。如果Master想要撒娇余也会照单全收。”

“那个?……你发现了啊,放在床头的棕色布偶。”

“是根据熊布偶会守护主人安全的传说缝制的。没错,是余亲手缝制。”

“有种先前的认知被刷新的感觉?……乖孩子。”

“早些睡吧……愿你有个美好的夜晚。”

评论(10)

热度(36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