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还要我怎样

从今天起我就是希尔夫人啦!!
永远喜欢帕里斯wwwwww

头像是自家吱吱宝贝,这张是他的颜值巅峰吧(笑)

[MHA]生日当然要嗨皮!

再次祝绿猪生日快乐 @我永远喜欢番头.jpg (真的不是因为想省事才今天发!只是忘了而已_(:3J∠)_我不会玩弄一个过生日的人!再奶你一口考试顺利过!

总之是坚持日更第六天

荼毘/死柄木弔/治崎廻/绿谷出久/相泽消太/轰焦冻/切岛锐儿郎

文笔很烂,表述成谜,ooc爆炸,能接受得了就↓


荼毘

骨节分明的食指随意在空气中绕了一个来回。

火光把你亮晶晶的双眼照得更亮,却丝毫照不清荼毘脸上的神色。

“喜欢吗?”

这个乖僻的家伙很少在战斗以外的时间露出笑容。

你努力从荼毘不冷不热的语气中分辨他的情绪。

……什么都听不出来,你只得窝在荼毘胸前乖乖点头。

“生日快乐。”

低沉的嗓音总算染上一丝暖意。


死柄木弔

你根本没想过能从死柄木这里得到生日礼物或者祝福语。

因此“生日快乐”四个字从死柄木干裂的嘴唇中吐露出后,着实令你愣住了。

不可置信的表情明显破坏了死柄木为数不多的好心情。

“你不喜欢过生日吗?”

“怎么可能,”你朝他笑道,“谢谢你,死柄木君。”

宛如闹变扭的小孩子,死柄木微不可闻地“嘁”了一声。

这家伙又在不爽什么啦。


治崎廻

“生日快乐,下班后一起去喝酒吗?”

治崎好像一直不太擅长说有人情味的话。

你眨眨眼睛:“喝酒?请问是……”

“居酒屋。你喜欢热闹的地方吧。”

“治崎先生不是很讨厌人声嘈杂的地方吗?”

你已经知道答案了,却还是忍不住想要治崎亲口说出来。

“偶尔一次的话,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。”

……对待女孩子总是那么不坦率的话,可是会被认作没情趣的噢。


绿谷出久

自入学考试和体育祭后,绿谷再没有感受到心跳如擂鼓般,仿佛对未来的憧憬与希望、还有那迫不及待的雀跃糅杂在一起的情绪。

如此高涨的心情,是非你不可的——

“那、那个!生日快乐啊……同学!一定要快乐才是生日啊!”

蓬松的绿色卷发下是一颗长着雀斑的红苹果。

……刚刚的发言真是蠢爆了!

你毫不在意地露出爽朗笑容:“那是当然的了,有苹谷在我肯定会开开心心的!”

好欺负的小苹果才是最·美·味的。


相泽消太

“今天是我的生日哦。”“生日快乐……”

你快速接在相泽老师刚说完的话后头:“所以请给我礼物吧老师。”

相泽无言地盯了你一会,缓缓开口道:“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啊。”

无耻发言:“自然因为我越来越可爱啊!”

有着硬胡茬触感的吻落在你眼睛旁。

你被来自老男人……不,相泽老师的突然袭击搞懵了。

“礼物的话放学了再带你去挑,现在的我只能用吻做抵押。”


轰焦冻

房间的书桌上插满和年龄相符的蜡烛数量的精致大蛋糕。

被精心包装好的礼物,还有一张可爱的小贺卡别在粉红色丝带上。

你家男朋友正常得足以感动雄英。

对上你热切的视线,轰焦冻掩饰性地摸摸鼻子。

害羞了吧,绝对是害羞了!

然后你轻手轻脚地走到窗帘处,将其掀开后又猛地打开通往阳台的拉门。

似乎是以班长饭田为首的A班同学们倚靠的重心被抽走后,通通朝地上扑成 一团。

并非是被偷听的愤怒,你的内心被一种“我就知道会这样”的奇妙安心感填得满当当。


切岛锐儿郎

“生日快乐,你……有什么想要的吗?”

切岛直白的问询令你索要礼物的话梗在喉头。

你一脸冷漠地开口:“什么都没有。”

“哎?你不是应该说‘快给我礼物’才对吗?”

“话虽如此!但是切岛你这个态度会让我不好意思的啦!”

“咦咦,抱歉,我没想过会这样。”切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面上表情是搞不清状况的懵懂。

切岛是笨蛋笨蛋大!笨!蛋!蛋——!!

看着你脸上风雨莫测的表情切岛没绷住笑:“逗你的啦,喏,早就想好要送你什么了。”

拆开包装袋后只见一根十八厘米长的彩虹叮叮糖赫然竖在最显眼处。

评论(16)

热度(157)